新西兰天维网刊文称,近日,新西兰国家党议员迈克尔•伍德豪斯、西蒙•布朗表示,政府要收紧毕业生工签,预计新政将使就读学士后文凭(graduate
diploma)的国际生,在毕业后办理新西兰工作签证变得更难。国际教育部也可能因此面对高达4000万新西兰元的经济损失。

据新西兰天维网援引stuff消息,新西兰政府正计划限制学生签转工签,让培训机构叫苦不迭。业内称,剥夺毕业生工作的权利,最终受损的是新西兰自身的利益。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图片 2

  文章摘编如下:

新西兰最大的私立培训机构Aspire2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Clare
Bradley预计,如果政府对理工学院毕业生就业施加限制措施,会让新西兰留学生数量减少4.4万人,相当于减少三分之一,给经济造成的损失将超过10亿纽币。

  新西兰移民事务发言人迈克尔•伍德豪斯表示,国际留学生是新西兰理工学院(简称ITPs)的“关键盈利业务”,仅仅就读学士后文凭的国际留学生给他们带来的年收入就高达4000万新西兰元。

Aspire2
International在提交给商业、创新和就业部的文件中称,仅对该校来说,如果政府采取限制就业措施,该校留学生数量可能大幅下降90%。一些在读学生甚至无法完成课程。

  “此前,政府提出的一项变化是要求正在就读level
7学士后文凭课程的学生,需要在新西兰就读满2年,才能申请开放工作签。但这些学生中的许多人已经获得了学士学位(bachelor’s
degree),他们应该获得与学士学位毕业生同等的在新西兰工作的权利”,伍德豪斯表示。

行业组织“新西兰独立高等教育”(Itenz)也认同这种说法,警惕该政策将给整个行业带来重创,导致失业和倒闭。

  “如果政府对此不做改进,国际教育部的一些人估计,2019年学生入学率可能会下降至少50%,这将使我们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ITP也已明确表示,理工学院作为教育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改革将令其蒙受打击。”

国际教育产业是新西兰第五大出口创汇产业,大量的国际学生每年给新西兰带来数以十亿计的收入。按照政府提出的政策修改方案,攻读非学位课程的国际学生只允许在新西兰工作一年,并完全取消学习时间不足两年的国际学生毕业后在新西兰工作的权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