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澳处方药使用情况严重 数万高中生被指滥用药物

海外网2月22日电当地时间2月20日,法国国家医药和保健品安全局(ANSM)发布一份安全报告,呼吁警惕止痛药的不当使用。据悉,过去15年间,法国因滥用止痛药而入院的人数上升了167%。

据新华社报道,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向中外媒体介绍中美元首会晤情况时表示,双方同意采取积极行动加强执法、禁毒合作,包括对芬太尼类物质的管控。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1月14日报道,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afety
Council)的一项数据分析发现,
因阿片类药物过量服用而导致美国人意外死亡的几率首次高于死于车祸的几率。

  据澳大利亚“新快网”8月19日报道,澳大利亚卫生与福利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的最新数据显示,数以万计的澳大利亚高中生滥用药物,同时,医生开处的强力止痛药数量也创下了新纪录。

据《费加罗报》报道,此前,美国发生史无前例的“阿片类药物健康危机”,每天约115名美国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法国国家医药和保健品安全局在首次发布的相关报告中指出,法国的情况虽不至于同等严重,但数据依然令人担忧,阿片类药物处方明显增加,其中,曲马多、可待因、鸦片粉等“轻度”药物处方10年内上升168%,吗啡、氧可酮、芬太尼等“重度”药物处方暴增738%。

12月2日,中美就经贸问题达成共识。在共识中,芬太尼成为了人们意想不到的焦点。

根据该委员会对2017年意外死亡数据的分析,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致死的可能性是1/96,超过了车祸致死的可能性1/103。

  据报道,新报告揭露了澳大利亚处方药使用危机的严重程度:几乎每10个澳居民中就有一人存在滥用处方药的情况。而根据澳政府数据,在2013年到2016年间,澳居民滥用止痛药和阿片类药物的人数也增加了近两倍。

数据显示,2000年至2017年,因滥用止痛药入院的人数上升了167%,因过量服用止痛药而死亡的人数上升了146%,2005年至2016年共报告了2762起此类事故。这意味着平均每周至少有四人死亡,在60岁以上的女性群体中尤为明显。具体说来,2016年导致死亡人数最多的阿片类药物中,曲马多致死37人,吗啡致死22人,可待因致死16人,氧可酮致死8人。

为什么美国会如此重视对芬太尼的管控?根据维基百科描述,芬太尼有双重身份,它既是一种强效的类阿片止痛剂,也是一种新型毒品。

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毛琳·沃格尔说:“阿片类药物危机对许多人来说仍然是一个抽象的问题,他们相信这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
或者他们及其家人不会面临这个风险。”

  与此同时,止痛药羟考酮的处方量出现激增,这是一种与海洛因“同宗”的阿片类药物,主要用于治疗慢性疼痛。2016年,全澳共开处了370万份奥施康定(OxyContin)的药方,与2011年相比,增幅高达67%。

法国止痛药观察机构主席、该问题专家尼古拉斯·阿蒂尔(Nicolas
Authier)警告说,阿片类药物与扑热息痛、阿司匹林等不同,其更具成瘾性,过量服用会导致死亡。依赖止痛药的患者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吸毒者”,但一些患者受严重的关节疼痛、慢性背痛、膝盖疼痛等问题困扰就会服用止痛片,却往往没有意识到,他们对止痛药物上瘾。“这些药品都具有舒缓、镇静、缓解焦虑等作用,但很明显,可能造成严重依赖,患者在肉体疼痛结束后甚至也可能倾向于继续服用这些药物,以减轻精神痛苦。我们看到有些患者每天可能服用50至60片药,但实际上每天服用不应超过6至8片。”

国家禁毒办提供的资料显示,近年来,以芬太尼类物质为代表的合成阿片药物增长迅猛,生产和走私呈上升趋势;其在欧美发达国家滥用日趋严重,已有替代海洛因等传统阿片类毒品的趋势。

美国滥用阿片类药物的情况极其严重。

  该新报告还显示,约有3万名高中生存在滥用阿片类药物的情况,年龄最小的滥用者仅为12岁。

尼古拉斯·阿蒂尔表示,无需对阿片类药物进行谴责,这些药物本身对患者有很大的帮助,只是必须规范使用,比如对于偏头痛或纤维肌痛患者不需要开这种处方;必须明确告知患者,这些药物存在的风险,在患者治疗期间保持沟通;业内须采取进一步行动,包括加强从业人员培训等;当然,以上措施还不够,医学界需要开发止痛药的替代方案。

由于芬太尼可以人工合成,可以有几百种衍生物,而且不需要用罂粟作为原料,工序较为简单。因此这种新型毒品,对各国的毒品监管带来了新的挑战。

仅占世界人口总数5%的美国人消费了全球80%以上的阿片类药物。以合法消费的吗啡数量来看,根据国际麻醉品管制局统计,2016年全球吗啡消费量为43.9吨,其中美国消费18.3吨。此外,美国国家药物滥用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美约有9180万12岁以上的美国人使用阿片类处方药,约占人口总数的1/3。其中,超过1150万人承认滥用阿片类药物,占人口总数的4.3%。

  ScriptWise是澳大利亚一个致力于减少处方药滥用的组织,其负责人伊斯梅尔(Bee
Ismail)表示,该最新数据与她在社区观察到的趋势一致——越来越多的高中生服用安定药和安眠药来应对压力问题。对此,伊斯梅尔称:“我对孩子们会这么做感到震惊,但因为已有人告诉他们,这也是一种减压的选择。”

然而,法国仍然是“重度”阿片类药物消费最低的欧洲国家,在法国获得这些药物并不容易。可待因自2017年7月以来已禁止自由销售,所有阿片类药物只能凭处方使用,“重度”阿片类药物的处方有效期仅为28天。一些人为了获得想要的剂量不惜伪造处方,或从网上订购。根据《美国公共卫生杂志》2018年9月发表的一项研究,越来越多的人伤害小动物,借此从兽医处获得这些阿片类药物。

芬太尼已成美国用药过量致死的“第一杀手”

虽然阿片类药物最开始在美国是用来解决癌症治疗中的疼痛问题,但事实上,美国以普度为首的药企却把止痛药的使用范围从癌症和术后病人扩展到其它短暂性病痛上,大量招聘推销人员、发放高额佣金和补贴药方,对全科医生进行推广,并且隐瞒了该类药物成瘾的严重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