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每周二和周四的下午4时,在复旦大学南区的足球场上,都会有一些足球运动员在训练,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日常练习,而且动作多少显得业余和生疏,但还是引起了不少过路学生的好奇——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因为她们是清一色的女生,她们是复旦女足。成立网上发帖子
校内派传单“谁说女生不会踢球?”复旦女足的历史并不长,今年6月才正式成立,如果说这支新成立的球队还只是一个刚刚出土的嫩芽,那么给它浇水让它破土并细心呵护的,就是这支球队的队长李韵娇。走在复旦的校园里,如果你看到她,估计不会把她和足球联系起来,个子不高,留着齐耳的短发,圆圆的脸庞,典型北方女子的特点。其实她不但是复旦女足的队长,还是复旦大学的一位“老人”——她已经在复旦学习了七年,现在是微电子学系的一名研究生。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的李韵娇从小对足球就十分感兴趣,但她真正踢球还是在大学,当她上大学一年级时,正巧复旦开设了女足的课程,她也通过这门课程,掌握了踢足球的一些基本技术,而在那之后,由于报名踢球的女生实在太少,复旦无奈取消了女子足球这门课。而酷爱踢球的李韵娇也丧失了踢球的空间,平常只能和男孩子一块儿踢。其实李韵娇的初衷只是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女生一块踢球,2007年5月,她在学校的BBS留了言。她想:我在版上召集女生踢球不就可以了么。谈起这段经历,李韵娇也显得意犹未尽:“我只有一个ID,在30多个版上不停地发帖,也是多亏大家对这种情况比较理解,没有把我封掉。”尽管这样,投条的人仍是寥寥无几。“当时只有七八个人给我投条,我给她们每个人都发帖,让她们来踢,可是她们只是好奇,大部分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的。”凑齐了七八个人,李韵娇终于把她的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和女生踢球。但凡来过复旦大学的人都知道,其实在复旦踢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来本部内的足球场已经盖起了祝贺百年校庆的新教学楼,南区的足球场需要保养,除了体育课,一般不开放,所以在复旦踢球,人最多的地方不是足球场,而是南区排球场和北区“三角地”,李韵娇就选择了排球场作为这支女足雏形第一次训练的场地。在这里摸爬滚打了很长时间的男生,自然会被这些突然出现的女生所震撼,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此时,复旦大学足球协会会长洪雨辰就借这个机会和李韵娇商量起成立一支真正的复旦女足。足球协会的帮忙,又发展了六七个人,李韵娇自己又开始发传单,“谁说女生不会踢球”是这份传单中最醒目的文字,不但女生楼,甚至贴到了男生寝室楼里。如此一来,校园里终于渐渐有了反应,即使是对足球不感兴趣的女生,在看到了这样的传单之后也会告诉自己的球迷朋友,有好几位队员就是这样进来的。就这样,报名的人总共达到20多人,就这样,复旦女足在2007年6月正式成立了。在训练了几次以后,有一些老队员因为学习太紧张而退出了球队,即便有这样的挫折,李韵娇还是坚持了下来,而且在今年9月新生入学的时候又进行了一次招新活动,又吸收了一些新鲜血液。发展举办我们自己的女足联赛复旦女足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规定了训练的日期后,问题也来了。在哪里训练,谁来当教练。对李韵娇的想法,体教部的胡军老师十分支持,体教部同意让女足免费使用场地,并且无偿提供器材。训练的场地虽然不成问题,那么,谁来教这些女孩子踢球?胡军老师十分热心,经常对这些女生进行指导。而女足成立后,学校里面的很多人也十分热情,纷纷给李韵娇投条表示愿意指导一下复旦女足。计算机系的一位足球爱好者平文杰就是这样一位热心的同学,他几乎每次都会来帮助女足训练,女足队员们也亲切地称呼他为“助理教练”。解决了场地和教练的问题,可队员们的时间总是安排不好,因为复旦是选课制度,这个时间段总有一些队员会去上课。“人来不全没有办法,每次来十个左右就不错了,但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李队长说。其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像李韵娇这样有一定的足球功底的毕竟是少数,即便是原来踢过球的,在体力和力量上与专业运动员相比,差得很多。绝大部分队员对踢球还是一窍不通,最多只能算是球迷。训练于是从头开始,传球、带球、停球,每一个人都要做这些最基本的练习。从今年6月球队成立到现在,中间还有一个暑假,有部分队员都回家了。“一些没有回家的同学,在暑假里选了暑期的足球课,这些队员现在的进步就很大了。”李队长说。而其他队员还是没有掌握这些基本内容,就更别说场上的位置了,在队内的分组对抗中,几乎每一名球员都是“万金油”,每个位置都打过。教练胡老师给女足队员们安排了一场比赛,对手是复旦的教工队,这还是复旦女足成立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场比赛。对手是男性,七人制的场地女足这边一口气上了12名队员,而复旦教工队只上7人。尽管人数占优,但毫无疑问,基本功不够扎实还是让她们吃尽了苦头,往往辛辛苦苦抢下来的球,刚传出去就又丢了,不到10分钟就丢了3个球,而且对手似乎还没有怎么用劲,可是女足这边的体力似乎已经成了问题,有队员在跑了几个来回后已经扶着门柱喘粗气了。但是女生往往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彼此之间都是互相鼓励的加油声,也没有因为技不如人就自暴自弃,她们一直都在认真的踢着,顽强的抢着,再把球踢到前面,然后再去抢,一位队员说:“我们一定要进一个球。”她们的努力取得了效果,配合和攻势都渐渐有了起色,对手也逐渐认真了起来,对方的门将有好几次的倒地扑球,体力也开始下降。比赛结束了,她们最终还是没有进球,而比分也没有再被拉开,对这种失利,姑娘们显然并不在意,还和教练开着玩笑。归根结底,这支女足的比赛锻炼还是太少,作为一支业余球队,她们也不可能去参加专业的比赛。队长李韵娇又动上了脑筋,“我听说上海交通大学有一个女足联赛,叫‘南洋杯’,我就跑到她们的BBS上去发帖,才知道她们虽然有联赛,但是还没有一支校级的球队,为了在国庆后和我们比赛,她们专门组建了一支,这也算我们的一点贡献吧。”“女足世界杯结束后,有一支北京的业余女足球队“7788”要来看球,看完会和我们踢比赛交流,她们是通过博客找到我们的。我们还打算和胡老师商量,在复旦大学也开始举办女子的院系足球联赛。”李队长的计划越来越具体了。人物“小树”不学马晓旭除了李韵娇之外,这支球队里每一个球员都能给人留下很深的影响,比如“小树”。“没有人能挡住小树。”在分组比赛中,一位队员这样感慨。“小树”是队友们送给朱洁树的绰号,这是一名来自上海的队员,也是队中少数几名有足球功底的队员之一,而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也是这支球队里踢球风格最男子化的球员,所以也有队员戏称她为“晓旭”,确实,过人、射门,朱洁树确实有几分马晓旭的味道,但也有队员不这么认为,“不,她不一样,不像马晓旭那样只管低头跑。”“还有,她比马晓旭帅。”一位队员插嘴道,引起了大家的笑声。和其他女足队员比较起来,朱洁树说话、神情之间确实有几分男性的豪爽,谈起踢球,已经是新闻学院研究生的她也显得十分自信,“我高中是在复旦附中上的,那时我们学校就有业余的女足球队,而且还有女足联赛,我们班主任高兴的话,也会带着我们一块儿踢。”小树的踢球风格无疑是男子化的,她自己还在高中的时候还差点把别人的腿撞断过,“就是一次比赛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女生抢球的时候撞倒了一起摔倒了,我觉得没什么事,站起来拍拍土走了,结果发现老师、同学用担架把她抬出去了,后来才知道她的腿差点被我撞断了。”说起最喜欢的女足队员时,她提到了韩端和浦玮,而马晓旭,她并不喜欢,特别是不喜欢她踢球太独的风格。“她就和小树一样壮。我们都撞不过她。”队员们都这么说,确实,即便是一棵小树,对于这些女孩子来说,也是难以撼动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女孩子不喜欢体育运动。”小树说。在女足的训练场上,还有一个男孩子,他不是教练,而是一个女足队员的男朋友,来陪女朋友一起练球。李峰,海南人,已经工作了,原来并不喜欢足球,后来女朋友在BBS上看到了复旦女足招人的信息,就报了名,被女朋友带着来玩。“我25岁才开始学踢球,原来对足球没有什么感觉,现在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项运动了。”而对于踢球的好处,他也很明白,“工作之后才发现户外运动实在是太重要了。”施莹琪是李峰的女朋友,其实已经从复旦毕业好几年了。和李峰比起来,她无疑是一个地道的球迷,最喜欢的球队是荷兰和皇马,在工作之后,喜欢足球的她也借这个机会过一把足球瘾。“因为我是搞美术的,一般工作都在家,平常也比较闲,踢球也有时间。”和其他因为工作而得不到体育锻炼的上班族来说,她无疑是幸运的。生活享受真正的快乐足球问了所有复旦女足队员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们为什么喜欢踢足球?”结果大部分的回答是一样的——“好玩”。因为好玩,所以踢球。小树说,能踢球也是和足球的一种缘分,她原来有一个邻居家的女孩子,小时候也很喜欢足球,后来去美国读书,她和小树聊天的时候说:“我原来也有机会到女子足球学校踢职业女足的,可惜没有缘分。”这点让小树感叹不已。米卢带来了快乐足球,多曼斯基也这么做着,然而,或许只有这支复旦女足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足球。她们没有比赛输赢的压力,有的只是对足球的喜爱,她们在享受着足球的纯粹的乐趣。和她们闲聊的时候,总免不了要问一些关于足球的问题,而对于女足的好奇,就在于她们和男生的不同,尤其是在男女生混踢的时候,这种经历,每一个女足队员都经历过。队长李韵娇说:“我觉得和男生踢球对自己的进步很大,身体对抗上是差了一点,而且一般男生在没看到你是女生的时候是不会让着你的,我有一次就被撞得飞了起来。”而另一位来自西安的队员却有着另外的感受,“和男生踢球有些郁闷,因为他们总让着我,有一次我在科学楼前面的草坪上和一些男生踢球,那次我踢的中场,我带球的前方有一个男生,我半天才把他过了,结果他在旁边和我不停地说‘很好,很好,要传中了,快传中。’这真是太伤我自尊了。”这位队员笑着说。一位叫马景超的队员认为踢足球对身体健康有很大好处,而且家里人也不反对,同时还可以交到不少朋友。而李队长的家里并不赞同,“家里人不太赞同,但我也不管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听自己的。”李韵娇很有自己的想法。女足队员们也相互取着绰号,大家都尊称李韵娇为“队长”,朱洁树叫“小树”,还有“慧慧”、“政委”之类的,就连助理教练也没有逃脱,因为他总喜欢穿着一身切尔西的队服,大家干脆叫他“德罗巴”。复旦女足并不只是训练和比赛,她们平常还有着自己的活动。
“我们集体去看了9月30日女足世界杯的决赛,欣赏了世界女足运动的最先进打法。”看来即便是出去放松,女足姑娘们也没有忘了自己的球员身份。“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传统,”队长继续介绍说,“我们每次训练完之后都要去吃‘绿舌头’雪糕。”她们有主见,有自己的性格,一位来自山西的队员说,“我认为自己的性格就是中性的。”作为当今中国的大学生,尤其是复旦的学生,或许最需要的就是独立精神,能有自己的独特想法。情感女足博客传递美的力量她们是女足运动员,可她们更是复旦大学的学生,还有一些是研究生;她们是喜爱足球、喜爱运动的足球运动员,更是思维细腻、内心敏感的女生。她们在球场上有不屈不挠的意志,在课堂上更是老师的好学生,在自己专业上也有一技之长。她们和其他的女生一样,有着自己的情感和喜怒哀乐,而她们是一个团队,所以更愿意在一个地方把自己对于足球、对于人生的感悟和态度表达出来,于是她们拥有了自己的博客。单单去看一个职业女足运动员的博客,可能不会有更多的感悟,也许会知道她最近的情况,知道她的运动状态如何,因为对于一个职业运动员来说,足球是她的工作,也是她生活中唯一可以述说的部分。而在复旦女足的博客里,你会感受到姑娘们对足球的另外一种理解:更加感性,更加快乐,更富于知性的力量和专属于女性的人生智慧。这里有文字,更有家的感觉:为什么足球会让人上瘾,是迷恋于踢球的感觉么?其实一直都说不清楚。但是,今天突然间的发现,在带着球从球场一端跑向另一端时,看着球在前面,跑着跑着,觉得突然间,也许我找到了踢球的理由。原本是追随着rocky的热情而从零开始,却发现,也许渐渐的,自己却实实在在地开始喜欢上了足球,开始喜欢上踢球的感觉。即便是只看着草地,坐着,也觉得心里的宽广,舒畅!真希望,我们可以踢个10年20年,然后,成为老年女子足球队,和大家一起,被rocky报告,被慧慧“唐僧”,然后,一起在草地上飞奔!这是署名greenblue的一篇文章,在博客里最新更新的,文中的rocky是李韵娇在BBS上的ID,greenblue这是一位绰号“政委”的队员,在场上的位置是中后卫,在和教工队的比赛中依靠自己的积极拼抢给对方的前锋制造了许多麻烦,但这篇文章又把女性美和足球的力量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这就是“美的力量”吧,正好是本届中国女足世界杯开幕式的主题。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女性足球爱好者的心路历程,不但有感受,还有对未来的希望,永远对生活充满信心,这与其说是一篇女孩子的思想过程,不如说是对所有女性参与体育的一种号召:女性最害怕的容颜衰老,对她们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因为他们还有“老年女子足球队”,现在女生中最流行的“忧郁”,在她们身上也没有体现,她们应该都很清楚,这是足球的力量,也是运动的力量。结束语这是一群快乐而且可爱的女孩子,她们喜爱足球而且付诸行动,她们不求比赛的结果只是注重踢球的过程,因为对她们来说,只要踢着足球,就是快乐的。她们热爱踢球,热爱生活。因为在足球场上,只要有她们的身影,就永远不缺少欢声笑语。她们不仅是足球场上的生力军,还肩负着其他的期望,也许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别人,在校园里有这样一群又一群热爱足球的女孩子,或许才是中国女足复兴的真正基础。就在记者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复旦的女足姑娘们也有了一个特别的好消息——她们有了自己的新队服,队长说,虽然这都是要自己掏钱买的,可是大家没有半点怨言。有了队服,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更加“拉风”了。至少,更像一支专业的女子足球队了。

每周二和周四的下午4时,在复旦大学南区的足球场上,都会有一些足球运动员在训练,虽然只是很普通的日常练习,而且动作多少显得业余和生疏,但还是引起了不少过路学生的好奇——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因为她们是清一色的女生,她们是复旦女足。成立网上发帖子
校内派传单“谁说女生不会踢球?”复旦女足的历史并不长,今年6月才正式成立,如果说这支新成立的球队还只是一个刚刚出土的嫩芽,那么给它浇水让它破土并细心呵护的,就是这支球队的队长李韵娇。走在复旦的校园里,如果你看到她,估计不会把她和足球联系起来,个子不高,留着齐耳的短发,圆圆的脸庞,典型北方女子的特点。其实她不但是复旦女足的队长,还是复旦大学的一位“老人”——她已经在复旦学习了七年,现在是微电子学系的一名研究生。出生在吉林省吉林市的李韵娇从小对足球就十分感兴趣,但她真正踢球还是在大学,当她上大学一年级时,正巧复旦开设了女足的课程,她也通过这门课程,掌握了踢足球的一些基本技术,而在那之后,由于报名踢球的女生实在太少,复旦无奈取消了女子足球这门课。而酷爱踢球的李韵娇也丧失了踢球的空间,平常只能和男孩子一块儿踢。其实李韵娇的初衷只是想找一些志同道合的女生一块踢球,2007年5月,她在学校的BBS留了言。她想:我在版上召集女生踢球不就可以了么。谈起这段经历,李韵娇也显得意犹未尽:“我只有一个ID,在30多个版上不停地发帖,也是多亏大家对这种情况比较理解,没有把我封掉。”尽管这样,投条的人仍是寥寥无几。“当时只有七八个人给我投条,我给她们每个人都发帖,让她们来踢,可是她们只是好奇,大部分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的。”凑齐了七八个人,李韵娇终于把她的这个梦想变成了现实——和女生踢球。但凡来过复旦大学的人都知道,其实在复旦踢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来本部内的足球场已经盖起了祝贺百年校庆的新教学楼,南区的足球场需要保养,除了体育课,一般不开放,所以在复旦踢球,人最多的地方不是足球场,而是南区排球场和北区“三角地”,李韵娇就选择了排球场作为这支女足雏形第一次训练的场地。在这里摸爬滚打了很长时间的男生,自然会被这些突然出现的女生所震撼,也引起了不大不小的轰动,此时,复旦大学足球协会会长洪雨辰就借这个机会和李韵娇商量起成立一支真正的复旦女足。足球协会的帮忙,又发展了六七个人,李韵娇自己又开始发传单,“谁说女生不会踢球”是这份传单中最醒目的文字,不但女生楼,甚至贴到了男生寝室楼里。如此一来,校园里终于渐渐有了反应,即使是对足球不感兴趣的女生,在看到了这样的传单之后也会告诉自己的球迷朋友,有好几位队员就是这样进来的。就这样,报名的人总共达到20多人,就这样,复旦女足在2007年6月正式成立了。在训练了几次以后,有一些老队员因为学习太紧张而退出了球队,即便有这样的挫折,李韵娇还是坚持了下来,而且在今年9月新生入学的时候又进行了一次招新活动,又吸收了一些新鲜血液。发展举办我们自己的女足联赛复旦女足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规定了训练的日期后,问题也来了。在哪里训练,谁来当教练。对李韵娇的想法,体教部的胡军老师十分支持,体教部同意让女足免费使用场地,并且无偿提供器材。训练的场地虽然不成问题,那么,谁来教这些女孩子踢球?胡军老师十分热心,经常对这些女生进行指导。而女足成立后,学校里面的很多人也十分热情,纷纷给李韵娇投条表示愿意指导一下复旦女足。计算机系的一位足球爱好者平文杰就是这样一位热心的同学,他几乎每次都会来帮助女足训练,女足队员们也亲切地称呼他为“助理教练”。解决了场地和教练的问题,可队员们的时间总是安排不好,因为复旦是选课制度,这个时间段总有一些队员会去上课。“人来不全没有办法,每次来十个左右就不错了,但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李队长说。其实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像李韵娇这样有一定的足球功底的毕竟是少数,即便是原来踢过球的,在体力和力量上与专业运动员相比,差得很多。绝大部分队员对踢球还是一窍不通,最多只能算是球迷。训练于是从头开始,传球、带球、停球,每一个人都要做这些最基本的练习。从今年6月球队成立到现在,中间还有一个暑假,有部分队员都回家了。“一些没有回家的同学,在暑假里选了暑期的足球课,这些队员现在的进步就很大了。”李队长说。而其他队员还是没有掌握这些基本内容,就更别说场上的位置了,在队内的分组对抗中,几乎每一名球员都是“万金油”,每个位置都打过。教练胡老师给女足队员们安排了一场比赛,对手是复旦的教工队,这还是复旦女足成立这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场比赛。对手是男性,七人制的场地女足这边一口气上了12名队员,而复旦教工队只上7人。尽管人数占优,但毫无疑问,基本功不够扎实还是让她们吃尽了苦头,往往辛辛苦苦抢下来的球,刚传出去就又丢了,不到10分钟就丢了3个球,而且对手似乎还没有怎么用劲,可是女足这边的体力似乎已经成了问题,有队员在跑了几个来回后已经扶着门柱喘粗气了。但是女生往往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彼此之间都是互相鼓励的加油声,也没有因为技不如人就自暴自弃,她们一直都在认真的踢着,顽强的抢着,再把球踢到前面,然后再去抢,一位队员说:“我们一定要进一个球。”她们的努力取得了效果,配合和攻势都渐渐有了起色,对手也逐渐认真了起来,对方的门将有好几次的倒地扑球,体力也开始下降。比赛结束了,她们最终还是没有进球,而比分也没有再被拉开,对这种失利,姑娘们显然并不在意,还和教练开着玩笑。归根结底,这支女足的比赛锻炼还是太少,作为一支业余球队,她们也不可能去参加专业的比赛。队长李韵娇又动上了脑筋,“我听说上海交通大学有一个女足联赛,叫‘南洋杯’,我就跑到她们的BBS上去发帖,才知道她们虽然有联赛,但是还没有一支校级的球队,为了在国庆后和我们比赛,她们专门组建了一支,这也算我们的一点贡献吧。”“女足世界杯结束后,有一支北京的业余女足球队“7788”要来看球,看完会和我们踢比赛交流,她们是通过博客找到我们的。我们还打算和胡老师商量,在复旦大学也开始举办女子的院系足球联赛。”李队长的计划越来越具体了。人物“小树”不学马晓旭除了李韵娇之外,这支球队里每一个球员都能给人留下很深的影响,比如“小树”。“没有人能挡住小树。”在分组比赛中,一位队员这样感慨。“小树”是队友们送给朱洁树的绰号,这是一名来自上海的队员,也是队中少数几名有足球功底的队员之一,而更难能可贵的是,她也是这支球队里踢球风格最男子化的球员,所以也有队员戏称她为“晓旭”,确实,过人、射门,朱洁树确实有几分马晓旭的味道,但也有队员不这么认为,“不,她不一样,不像马晓旭那样只管低头跑。”“还有,她比马晓旭帅。”一位队员插嘴道,引起了大家的笑声。和其他女足队员比较起来,朱洁树说话、神情之间确实有几分男性的豪爽,谈起踢球,已经是新闻学院研究生的她也显得十分自信,“我高中是在复旦附中上的,那时我们学校就有业余的女足球队,而且还有女足联赛,我们班主任高兴的话,也会带着我们一块儿踢。”小树的踢球风格无疑是男子化的,她自己还在高中的时候还差点把别人的腿撞断过,“就是一次比赛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女生抢球的时候撞倒了一起摔倒了,我觉得没什么事,站起来拍拍土走了,结果发现老师、同学用担架把她抬出去了,后来才知道她的腿差点被我撞断了。”说起最喜欢的女足队员时,她提到了韩端和浦玮,而马晓旭,她并不喜欢,特别是不喜欢她踢球太独的风格。“她就和小树一样壮。我们都撞不过她。”队员们都这么说,确实,即便是一棵小树,对于这些女孩子来说,也是难以撼动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女孩子不喜欢体育运动。”小树说。在女足的训练场上,还有一个男孩子,他不是教练,而是一个女足队员的男朋友,来陪女朋友一起练球。李峰,海南人,已经工作了,原来并不喜欢足球,后来女朋友在BBS上看到了复旦女足招人的信息,就报了名,被女朋友带着来玩。“我25岁才开始学踢球,原来对足球没有什么感觉,现在觉得自己越来越喜欢这项运动了。”而对于踢球的好处,他也很明白,“工作之后才发现户外运动实在是太重要了。”施莹琪是李峰的女朋友,其实已经从复旦毕业好几年了。和李峰比起来,她无疑是一个地道的球迷,最喜欢的球队是荷兰和皇马,在工作之后,喜欢足球的她也借这个机会过一把足球瘾。“因为我是搞美术的,一般工作都在家,平常也比较闲,踢球也有时间。”和其他因为工作而得不到体育锻炼的上班族来说,她无疑是幸运的。生活享受真正的快乐足球问了所有复旦女足队员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们为什么喜欢踢足球?”结果大部分的回答是一样的——“好玩”。因为好玩,所以踢球。小树说,能踢球也是和足球的一种缘分,她原来有一个邻居家的女孩子,小时候也很喜欢足球,后来去美国读书,她和小树聊天的时候说:“我原来也有机会到女子足球学校踢职业女足的,可惜没有缘分。”这点让小树感叹不已。米卢带来了快乐足球,多曼斯基也这么做着,然而,或许只有这支复旦女足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足球。她们没有比赛输赢的压力,有的只是对足球的喜爱,她们在享受着足球的纯粹的乐趣。和她们闲聊的时候,总免不了要问一些关于足球的问题,而对于女足的好奇,就在于她们和男生的不同,尤其是在男女生混踢的时候,这种经历,每一个女足队员都经历过。队长李韵娇说:“我觉得和男生踢球对自己的进步很大,身体对抗上是差了一点,而且一般男生在没看到你是女生的时候是不会让着你的,我有一次就被撞得飞了起来。”而另一位来自西安的队员却有着另外的感受,“和男生踢球有些郁闷,因为他们总让着我,有一次我在科学楼前面的草坪上和一些男生踢球,那次我踢的中场,我带球的前方有一个男生,我半天才把他过了,结果他在旁边和我不停地说‘很好,很好,要传中了,快传中。’这真是太伤我自尊了。”这位队员笑着说。一位叫马景超的队员认为踢足球对身体健康有很大好处,而且家里人也不反对,同时还可以交到不少朋友。而李队长的家里并不赞同,“家里人不太赞同,但我也不管了,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听自己的。”李韵娇很有自己的想法。女足队员们也相互取着绰号,大家都尊称李韵娇为“队长”,朱洁树叫“小树”,还有“慧慧”、“政委”之类的,就连助理教练也没有逃脱,因为他总喜欢穿着一身切尔西的队服,大家干脆叫他“德罗巴”。复旦女足并不只是训练和比赛,她们平常还有着自己的活动。
“我们集体去看了9月30日女足世界杯的决赛,欣赏了世界女足运动的最先进打法。”看来即便是出去放松,女足姑娘们也没有忘了自己的球员身份。“其实我们还有一个传统,”队长继续介绍说,“我们每次训练完之后都要去吃‘绿舌头’雪糕。”她们有主见,有自己的性格,一位来自山西的队员说,“我认为自己的性格就是中性的。”作为当今中国的大学生,尤其是复旦的学生,或许最需要的就是独立精神,能有自己的独特想法。情感女足博客传递美的力量她们是女足运动员,可她们更是复旦大学的学生,还有一些是研究生;她们是喜爱足球、喜爱运动的足球运动员,更是思维细腻、内心敏感的女生。她们在球场上有不屈不挠的意志,在课堂上更是老师的好学生,在自己专业上也有一技之长。她们和其他的女生一样,有着自己的情感和喜怒哀乐,而她们是一个团队,所以更愿意在一个地方把自己对于足球、对于人生的感悟和态度表达出来,于是她们拥有了自己的博客。单单去看一个职业女足运动员的博客,可能不会有更多的感悟,也许会知道她最近的情况,知道她的运动状态如何,因为对于一个职业运动员来说,足球是她的工作,也是她生活中唯一可以述说的部分。而在复旦女足的博客里,你会感受到姑娘们对足球的另外一种理解:更加感性,更加快乐,更富于知性的力量和专属于女性的人生智慧。这里有文字,更有家的感觉:为什么足球会让人上瘾,是迷恋于踢球的感觉么?其实一直都说不清楚。但是,今天突然间的发现,在带着球从球场一端跑向另一端时,看着球在前面,跑着跑着,觉得突然间,也许我找到了踢球的理由。原本是追随着rocky的热情而从零开始,却发现,也许渐渐的,自己却实实在在地开始喜欢上了足球,开始喜欢上踢球的感觉。即便是只看着草地,坐着,也觉得心里的宽广,舒畅!真希望,我们可以踢个10年20年,然后,成为老年女子足球队,和大家一起,被rocky报告,被慧慧“唐僧”,然后,一起在草地上飞奔!这是署名greenblue的一篇文章,在博客里最新更新的,文中的rocky是李韵娇在BBS上的ID,greenblue这是一位绰号“政委”的队员,在场上的位置是中后卫,在和教工队的比赛中依靠自己的积极拼抢给对方的前锋制造了许多麻烦,但这篇文章又把女性美和足球的力量巧妙地结合在一起,这就是“美的力量”吧,正好是本届中国女足世界杯开幕式的主题。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女性足球爱好者的心路历程,不但有感受,还有对未来的希望,永远对生活充满信心,这与其说是一篇女孩子的思想过程,不如说是对所有女性参与体育的一种号召:女性最害怕的容颜衰老,对她们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因为他们还有“老年女子足球队”,现在女生中最流行的“忧郁”,在她们身上也没有体现,她们应该都很清楚,这是足球的力量,也是运动的力量。结束语这是一群快乐而且可爱的女孩子,她们喜爱足球而且付诸行动,她们不求比赛的结果只是注重踢球的过程,因为对她们来说,只要踢着足球,就是快乐的。她们热爱踢球,热爱生活。因为在足球场上,只要有她们的身影,就永远不缺少欢声笑语。她们不仅是足球场上的生力军,还肩负着其他的期望,也许是对国家,对社会,对别人,在校园里有这样一群又一群热爱足球的女孩子,或许才是中国女足复兴的真正基础。就在记者采访将要结束的时候,复旦的女足姑娘们也有了一个特别的好消息——她们有了自己的新队服,队长说,虽然这都是要自己掏钱买的,可是大家没有半点怨言。有了队服,无论训练还是比赛都更加“拉风”了。至少,更像一支专业的女子足球队了。

梅州女足教练游绍东: 苦拼三年 带领球队登顶省运会冠军

一般足球比赛,男子和女子都是分开比赛,包括重庆足协举办的青少年锦标赛,也是专门设立了女子组比赛。可今天上午11点45分,重庆江北区大石坝长安工人足球场一场业余青少年足球比赛中,上演了一出“巾帼不让须眉”的好戏——高新育才学校的7号女球员陈思韵和多名男同学一起,成功杀入了2019彪马杯青少年足球赛重庆站的决赛。最终,她所在的球队以0∶6输给了技高一筹的绿杨俱乐部。

随着终场一声清脆的哨响,梅州女足队员们尖叫着奔向教练席,与教练员紧紧拥抱在一起,这是上个月梅州女足6∶3大胜湛江市队比赛结束后的场景。这场胜利意味着梅州女足已提前一轮稳获广东省第十五届省运会女子足球赛冠军。这也是梅州首次夺得省运会女子足球比赛冠军。

图片 1

时隔二十年,梅州足球再次站在了省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而这支冠军女足的主教练是游绍东。三年前,他应邀回到梅州执教,一心扑在球场上,把自己的所学毫无保留地传授给这群姑娘。幸运的是,她们也以优异的成绩回报了游绍东。

陈思韵在比赛中

“三年来,除了睡觉之外,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训练上,不只是要教她们足球,还教她们做人,有品德才能踢好球!”对于游绍东来说,这支球队的每一位队员既是自己的学生,更像是自己的孩子。

男足比赛中有个妹子

●南方日报记者 陈萍 通讯员 丘黎明

今天上午11点,当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抵达长安工人足球场的时候,刚好是高新育才学校和人民融侨小学的半决赛,在身穿红色球衣的高新育才学校队伍中,有个扎着马尾辫的7号球员,从外貌来看是个女生。

初来乍到 当“伯乐”遇上叛逆的“千里马”

难道是女生参加男足比赛?高新育才学校足球队教练林川证实了记者的猜想:“是的,7号球员是个女生,她叫陈思韵,今年13岁,从小学二年级进入足球队之后,已经踢了四年球了。”

2015年,第十四届省运会还未结束,梅州就着手本届省运会的备战工作,11月组建了一支由2001、2002年出生的姑娘组成的女足队伍,并专门引进省足球中心女足教练游绍东担任主教练。

图片 2

“我是梅州培养出去的足球运动员,当家乡需要我的时候,应当义不容辞地回来支持家乡足球的发展!”游绍东说,他的足球兴趣是从小学开始培养起来的,那时足球场不多,他便和小伙伴在篮球场上玩足球,调皮的他把球场旁边建筑的玻璃踢碎、把鞋踢丢是常有的事。

陈思韵和队友的合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