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9月5日电
美国《世界日报》刊文称,置身热闹繁华的社会里,心里却有种莫名的疏离感,总是觉得自己非常孤独,出现这样感受的美国人,其实人数不少。统计显示,现今许多美国人都感到寂寞,其中又以年轻人的感受最为强烈。

美国社会讲究个人表现,但人与人之间仍需要彼此依赖。(Getty
Images)最新研究显示,Z世代美国年轻人孤独感最严重。(Getty
Images)置身热闹繁华的社会里,心里却有种莫名的疏离感,总是觉得自己非常孤独,出现这样感受的美国人,其实人数不少。统计显示,现今许多美国人都感到寂寞,其中又以年轻人的感受最为强烈。全球健康医疗保险机构信诺(Cigna)在一份调查统计当中指出,约有46%受访美国成年人认为“有时候”或“一直”觉得孤独,另外有47%受访者则说觉得自己遭到遗忘。报告结论指出,这种寂寞孤独的感受,如今在美国非常普遍,几乎已经到了“像传染病一般”的程度。值得注意的是,在网络发达、社群媒体蓬勃兴盛的现在,人与人之间最真实、最原始的面对面互动,似乎变得越来越淡薄,如此一来导致不少民众因此出现寂寥感受。在这份调查统计当中,信诺研究人员发现,大约只有半数美国成年人每天都有与别人面对面的有意义社交互动,例如与朋友深谈,或者花时间跟家人相处。信诺行为健康部门医疗长尼米斯克(Douglas
Nemecek)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访问时说,“孤独”定义是只觉得孤单,或者缺乏社交联系,“在临床案例当中,我们听到越来越多患者反应说,觉得自己平常真的非常寂寞,老是只有一个人,过着仿佛与世隔绝的日子。”信诺透过与市场调查机构Ipsos合作,共对2万名18岁以上美国成年人进行问卷调查。研究人员是以洛杉矶加大(UCLA)的“寂寞指标”(Loneliness
Scale)做为测量孤独感受的标准,让受访者回答20个问题选项,然后依照评分评估孤独感受以及社会隔离感受的轻重程度。在先前的医学研究当中,孤独感曾经被认为与某些健康因素有直接关联,包括糖尿病、心脏疾病以及忧郁症。有时候孤独感也与酒精或药物滥用有关,结果使得整体生活品质大受影响。之前也有医学报告指出,孤独感以及社交疏离感,可能导致早死。信诺这项最新研究,直指属于“Z世代”的美国年轻人,内心孤独感其实比中、老年人更为严重,引起舆论瞩目。研究统计显示,从20分到80分的“寂寞指标”评分当中,全美民众平均得分为44分,但“Z世代”年轻人的分数却有48.3分。“Z世代”族群的定义向来并没有明确画分,通常是指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初期之间出生的民众,换算年龄约18岁至22岁之间。从出生及成长的时空背景来看,Z世代早在婴幼儿时期就已经接触到网络,从小到大对于科技产品多半相当熟悉,也知道如何操作,对于透过社群网站与他人互动更是非常上手。年龄在23岁至37岁之间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寂寞指标”评分为45.3分,38岁到51岁之间的“X世代”(
Generation
X)“寂寞指标”评分则有45.1分。年纪在72岁以上,通常被称为“最伟大的世代”(Greatest
Generation),孤独感受则最轻微,统计显是“寂寞指标”评分只有38.6分。过度依赖社群媒体,是否造成使用者产生疏离感,近几年来受到不少讨论。尼米斯克则说,这项研究发现,对于社群媒体的依赖程度高低与孤独感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尼米斯克进一步指出,某个人可能在脸书有着成千上万的朋友,但如果没有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有意义直接接触,还是会产生寂寞感受。如果想要挥别孤独感受,尼米斯克建议,可以从简单的步骤开始做起。他说:“所有人都可以努力开始与别人互动,例如找人喝杯咖啡,或者跟人好好聊聊。这些都可以是在远离寂寞的过程中,产生重要影响的最佳第一步骤。”前任联邦公共卫生署长(Surgeon
General)莫希(Vivek
Murthy)在任内曾经领军对抗许多公共健康危机,包括滋卡病毒(Zika)、酒精成瘾症、药物成瘾症以及肥料症等。但从2017年秋季开始,已经卸下官职的他则有了新的使命,那就是要帮忙美国民众渡过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健康威胁,也就是孤独感。莫希认为,孤独感以经对于全美民众的健康与福祉带来严重威胁,并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说,自己小时候也深受寂寞之苦。他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专访时说,从小到大从来不曾跟家人吐露过深受寂寞所苦的问题,“小时候我非常害羞,很难交到朋友,我常常都觉得非常寂寞,我也同时觉得,要开口跟人坦承我的内心感受,会很丢脸。”他说:“对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来说,如果要承认自己觉得寂寞,几乎就要像承认自己一文不值、不受到任何人喜欢一样。”在具体解决办法上,莫希认为,工作场合应该挪出特定时间,并且提供适当地点,让员工能够相互交流,彼此认识。他表示,很多年来许多人都觉得美国是个人主义的社会,讲究个人成就表现,“可是关于孤独的研究数据却让我们越来越看清楚,其实人类是相互依赖的,我们终究还是需要与别人在一起才行。”Z世代人与人的距离越来越远。(美联社)Z世代年轻人透过手机与外界沟通。(Getty
Images)

betway88 1

  文章摘编如下:

孤独是一种流行病,未来几年它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

  全球健康医疗保险机构信诺(Cigna)在一份调查统计当中指出,约有46%受访美国成年人认为“有时候”或“一直”觉得孤独,另外有47%受访者则说觉得自己遭到遗忘。报告结论指出,这种寂寞孤独的感受,如今在美国非常普遍,几乎已经到了“像传染病一般”的程度。

在65岁及以上人群中,40%的人表示有时会感到孤独。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独居者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一直呈稳步上升的趋势。

betway88 2资料图片:“Z世代”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不妨看看下面这张动态图表,它展示了美国在2060年之前的人口年龄分布状况。这是一波老龄化加剧的浪潮,但同时,随着婴儿潮一代步入古稀之年,这或许也代表着他们将陷入一波灵魂不能承受其重的孤独浪潮。

  值得注意的是,在网络发达、社交媒体蓬勃兴盛的现在,人与人之间最真实、最原始的面对面互动,似乎变得越来越淡薄,如此一来,导致不少民众出现寂寥的感受。

betway88 3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在这份调查统计当中,信诺研究人员发现,大约只有半数美国成年人每天都有与别人面对面的有意义社交互动,例如与朋友深谈,或者花时间跟家人相处。信诺行为健康部门医疗长尼米斯克(Douglas
Nemecek)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访问时说,“孤独”定义是只觉得孤单,或者缺乏社交联系,“在临床案例当中,我们听到越来越多患者反映说,觉得自己平常真的非常寂寞,老是只有一个人,过着彷佛与世隔绝的日子。”

{“type”:1,”value”:”人是社会性动物;我们的整个心理状态就建立在相互共存的基础之上。在社会关系的引导下,
我们加入团体、参与战争、争取社会地位、产生共鸣、施加惩罚、缔结婚姻以及结交朋友。人类以这种方式发展演进,这意味着,如果没有他人的陪伴,我们的内心是苦涩的。

  信诺通过与市场调查机构Ipsos合作,共对2万名18岁以上美国成年人进行问卷调查。研究人员是以洛杉矶加大(UCLA)的“寂寞指标”(Loneliness
Scale)作为测量孤独感受的标准,让受访者回答20个问题选项,然后依照评分评估孤独感受以及社会隔离感受的轻重程度。

“研究还表明,孤独会产生实实在在的生理影响。”
德国科隆大学心理学家麦科·卢曼(Maike
Luhmann)说,“孤独者的血压会上升,而且可能形成永久性的高血压。之后,这些孤独者会出现更普遍的健康问题。最后,孤独会缩短他们的寿命。”

  在先前的医学研究当中,孤独感曾经被认为与某些健康因素有直接关联,包括糖尿病、心脏疾病以及忧郁症。有时候孤独感也与酒精或药物滥用有关,结果使得整体生活质量大受影响。之前也有医学报告指出,孤独感以及社交疏离感,可能导致早死。

2015年,一份综合了70项研究的分析发现,孤独会让人们的死亡风险上升26%。该分析称,“社交孤立和孤独的致死风险不亚于那些已经得到确认的致死风险因素”,比如肥胖、药物滥用和精神疾病。“有人指出,孤独对寿命的影响就跟抽烟差不多。”卢曼说。

  信诺这项最新研究,直指属于“Z世代”的美国年轻人,内心孤独感其实比中、老年人更为严重,引起舆论瞩目。研究统计显示,从20分到80分的“寂寞指标”评分当中,全美民众平均得分为44分,但“Z世代”年轻人的分数却有48.3分。

尽管孤独问题在老年人当中最为严重,但卢曼找到的新证据表明,它并没有放过年轻人。在我们的一生中,孤独感的自然起伏或许是可以预测的。

  “Z世代”族群的定义向来并没有明确划分,通常是指1990年代中期至2000年代初期之间出生的民众,换算年龄约18岁至22岁之间。从出生及成长的时空背景来看“Z世代”早在婴幼儿时期就已经接触到网络,从小到大对于科技产品多半相当熟悉,也知道如何操作,对于通过社群网站与他人互动更是非常上手。

“人们的孤独感会在30岁左右时升高,然后在50岁左右时再次升高。”卢曼说,这是她对16,000名德国人进行研究后得出的结论。“这是之前未曾有过的发现。”

  年龄在23岁至37岁之间的“千禧世代”(Millennials),“寂寞指标”评分为45.3分,38岁到51岁之间的“X世代”(
Generation
X)“寂寞指标”评分则有45.1分。年纪在72岁以上,通常被称为“最伟大的世代”(Greatest
Generation),孤独感受则最轻微,统计显是“寂寞指标”评分只有38.6分。

这不免令人沮丧,但我们也有很多理由怀抱希望。就像卢曼最近在电话中告诉我的,与别人保持联系,摆脱孤独,其实并没有那么难做到。

  过度依赖社交媒体,是否造成用户产生疏离感,近几年来受到不少讨论。尼米斯克则说,这项研究发现,对于社交媒体的依赖程度高低与孤独感之间,其实并没有太多关系。

以下就是我们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进行的对话,出于篇幅和清晰度的考虑,内容经过了编辑:

  尼米斯克进一步指出,某个人可能在网上有着成千上万的朋友,但如果没有人与人之间面对面的有意义直接接触,还是会产生寂寞感受。

孤独如何能变成一件好事

  如果想要挥别孤独感受,尼米斯克建议,可以从简单的步骤开始做起。他说:“所有人都可以努力开始与别人互动,例如找人喝杯咖啡,或者跟人好好聊聊。这些都可以是在远离寂寞的过程中,产生重要影响的最佳第一步骤。”

布莱恩·雷斯尼克(Brian Resnick):什么是孤独?

  前任联邦公共卫生署长(Surgeon General)莫希(Vivek
Murthy)在任内曾经领军对抗许多公共健康危机,包括寨卡病毒(Zika)、酒精成瘾症、药物成瘾症以及肥料症等。但从2017年秋季开始,已经卸下官职的他则有了新的使命,那就是要帮忙美国民众渡过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健康威胁,也就是孤独感。

麦科·卢曼:人是一种社会动物,我们的生存非常依赖于社会关系。当我们没有这些社会关系时,大多数人就会感到不舒服——并不是所有人,但大多数人都会如此。

  莫希认为,孤独感已经对于全美民众的健康与福祉带来严重威胁,并曾在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说,自己小时候也深受寂寞之苦。他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专访时说,从小到大从来不曾跟家人吐露过深受寂寞所苦的问题,“小时候我非常害羞,很难交到朋友,我常常都觉得非常寂寞,我也同时觉得,要开口跟人坦承我的内心感受,会很丢脸。”

有些人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独处,或者孤零零地生活在沙漠中,但他们可能对此并不介意。独处与感到孤独并不是一回事。孤独是指一个人希望拥有更多有意义的社会联系,可实际上却没有那么多。

  他说:“对于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来说,如果要承认自己觉得寂寞,几乎就要像承认自己一文不值、不受到任何人喜欢一样。”

对一些人来说,他们可能只需要1个重要的社会联系,这样他们就满足了。对其他人来说,这个数字可能是10个。在这方面,人和人真的很不一样。

  在具体解决办法上,莫希认为,工作场合应该挪出特定时间,并且提供适当地点,让员工能够相互交流,彼此认识。他表示,很多年来许多人都觉得美国是个人主义的社会,讲究个人成就表现,“可是关于孤独的研究数据却让我们越来越看清楚,其实人类是相互依赖的,我们终究还是需要与别人在一起才行。”

正因为此,我们才不能把一个人拥有的朋友数量或者是否已婚,来作为评估其是否孤独的指标。从这些客观的东西中,我们无法看出一个人可能有多么孤独。

  实习编辑:程诚 责任编辑:王颖

betway88 4

孤独会造成真实的伤害。脑科学研究表明,当我们经历社交痛苦和遭受生理痛苦时,大脑中出现反应的区域是相同的。

雷斯尼克:你们如何判断一个人是否孤独?

卢曼: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询问:“你会经常感到孤独吗?”不过,使用“孤独”这个词语是有问题的,因为它让人感到难堪。即使有人确实感到孤独,他们可能也会羞于承认。我们在研究中询问的是更间接的问题,比如,“你觉得自己跟别人有联系吗?”

雷斯尼克:每个人都会感到孤独,这有没有问题呢?

卢曼: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感到孤独,这是完全正常的。而且,这不是什么坏事,实际上,它是一件好事。

雷斯尼克:真的吗?孤独如何能变成一件好事?

卢曼:只要我们接下来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与别人恢复联系——那么孤独就是一件好事。孤独感的出现意味着,我们需要对自己的社会关系做点什么。这是我们的心理系统释放的一种信号,表明某个地方出了差错。

当孤独变成一种长期现象,它就是一件坏事。那时,孤独对健康造成的影响就会显现出来。你陷入孤独的状态越久,要想和别人恢复联系,就会变得越难。

孤独可能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雷斯尼克:那太不幸了。为什么陷入孤独的时间越长,和别人恢复联系就会变得越难?

卢曼:我们有一种很有趣的理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