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描述:

问题描述:

问题描述:

问题描述:

孩子成绩不好,要求教育局换老师是家长的权力,老师可否要求孩子换爹妈呢?

孩子考试成绩不好,家长就要去教育局找领导,要求学校换老师,这些家长是怎么想的?

家长殴打老师、学生威胁跳楼、成年后打老师……教育信任危机的根本原因在哪?

如果一名学生在课堂上无故辱骂老师,经口头教育后拒不悔改、继续辱骂,老师该怎么办?

问题回答:

问题回答:

问题回答:

问题回答:

回答:

回答:看看到底是谁的过,如果换了老师或者换了学校还不行,那是不是应该考虑换爸爸妈妈了?

回答:上至教育部,下至教育局,都是一味地给老师定制度,立规矩,处分教师,何曾维护过老师一次!

回答:真遇上了,告诉全班同学,他严重影响了课堂环境,老师无法继续上课。要么你们把他赶走,我们继续上课,要么我们以自习代替上课。因为我怕教育了他,他父母、爷爷奶奶马上来找,说我伤害了学生自尊;更怕二十年后他在大街上扇我耳光。

别闹,题主第一句话就错了!

回答:这个首先教育的责任意识。

回答:我就被家长威胁过,也有家长找到校长那里告我的状,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我对孩子教育的耐心和信心。我感觉在教学中不被学生理解,不被家长理解,都很正常。

我不是老师,我感激我的老师,没有他们的严厉、严苛、严格,没有我今天的荣光,没有他们烈日下让我们罚站(复天中午偷偷下河洗澡),没有他们煤油灯光下打手心(因写错字晚自习当全班面),没有他们早晚都陪着我们上自习、有问题随时解答,就没有我从千军万马中冲上独木桥,突出重围。我的老师大多己经退休,有的己经作古,但每次我探亲,总要去母校转上一转,向昔日的严师问声好!

什么时候家长去教育局要求换老师是权利了?

在这些家长看来,孩子送到了学校,教育责任就是学校、老师单方面的事了,孩子如果出现成绩不好的情况就一定是老师的问题。这一点和专家们对教育的解读有很大的关系,上世纪30年代,著名教育家陈鹤琴老先生曾经在他主办的幼师学校鼓励他的学生要针对孩子的不同特点因材施教时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现代教育专家完全抛开陈老先生说这句话是的语境和目的,断章取义,当做衡量老师的标准,被很多教育领导奉为经典,也被很多家长所津津乐道,于是乎,学生学习成绩不理想,想当然的就成了老师一人的“罪过”。

下边我想说说问题的关键,为什么不去关注师生关系处的好,家校关系很和谐的案例,非要揪着这些负能量的事情不放呢?

也许是我们的行为影响了孩子,她将老师的话奉若圣旨!前几天,己上大学的她回家,当问她小时候老师体罚过么,她说罚过站,很正常,不犯错谁治你。我为有这样一个懂得尊师重教的孩子感到高兴,因为她尊师将来肯定孝顺!

你这也太理想当然了!

其次是教育的追责意识。

作为一个教育者,我看到的更多是老师关爱学生,学生和家长尊敬老师的场面,那种极端现象只是极少数,却要拿出来使劲儿操作,居心何在,唯恐天下不乱?

回答:我是一名老师,如果遇到这样的学生的话,课真的没法上了。

你以为教育局没教过大场面吗?

既然孩子成绩不好老师要负全责,那就必须要追究老师的失职责任,就必须要更换老师,错误的理念导致无理的行为,也就不足为怪了。

所以,还是烦请大家发现身边的美吧!你总是盯着丑的东西,心情不会愉快;你总是看到美的东西,心里自然快乐!

现在是法制社会,老师又不能对学生惩戒,作为一名有理智的老师,我不能跟学生大打出手而丢了饭碗,让自己的老婆孩子、父母长辈跟着受苦受累。所以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孩子在班里的话,我的课真的没法上。

如果家长都去说自己老师不好,然后都跑到教育局要求换老师,然后教育局就给你换老师,市教育局直接给你班专门招聘一名老师吗?

还有就是“老师是软柿子”的潜意识。

回答:谢谢邀请!作为一名老师我来谈谈我的看法。

我不招这个学生待见,又没有人能解决这个问题,我只能选择不上这个班的课,让别的大家都喜欢的不挨骂的老师来上。好在学校里并不是只有这一个班级,也不是每一个班级都有这样的学生,我只能请求领导安排我上其他的班级。

相关文章